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寶島演藝廳-公路原點.省道情

中國時報【吳昭明╱文】

我駐足在行政院西南大門前這面「公路原點」大型路牌許久,綺想的思緒,從「0」里程這個數字開口罩團購始發酵,它將我的想像帶往無遠弗屆的遠方。

這裡是行政院,以往來此,總像個急驚風,滿是千頭萬緒;這回,我放慢腳步,從容「路過」,只為一探其旁的「公路原點」。

瞧瞧上頭,包括了東西向的忠孝東(台5線)、西(台1線與台3線)路,以及南北向的中山南(台9線)、北(台1甲線)路,計有五條省道匯聚於此,並從這兒起跑(0公里),奔躍四方。

最重要的南北動脈

回顧歷史,省道闢建雛形,大抵是依著清代官道或日本時代的陸軍路;在高速公路還沒開通前,是本省陸路運輸的主要命脈。

原本,只有約定俗成的公路名稱,直到1962年,交通主管機關為了方便管理,才賦予了編號。而多條省道會以台北為起點,主要是沿襲清末以來台灣政經發展的軌跡,由台灣府(台南)逐漸北移到台北城;最後,再選定以行政院為共同原點,則是為了宣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的樞紐地位。

台1線,俗稱「省道」,又稱縱貫公路,全長460公里,從忠孝橋出台北市後,一路貫穿西半部幾個主要都會城鎮,直抵屏東縣的楓港。終點一度設在台灣尾的鵝鑾鼻燈塔,是本島第一條縱貫道,也是最重要的一條南北大動脈。

台1甲,台1線的支線,全長27公里,從台北橋出台北市後,行經新北市的三重、新莊、丹鳳,以及桃園市的迴龍、龜山,在桃園市政府與台1線會合後終止。事實上,它有九成路段是舊台1線省道,1994年因公路系統整編,台1甲取代了台1線,兩條路時而合體共生,時而若即若離,比較像是替代道路。

台3線,俗稱「內山公路」,全長436公里,從華江橋出台北口罩市後,行經西半部靠近山區的城鄉,南迄屏東市。它與台1線大致平行,早期扮演支援台1線的戰備功能;這與1950年代的糖鐵「南北平行預備線」(台中後站至高雄籬仔內)類似,一旦發生戰爭,便可成為台鐵縱貫線的預備鐵道。

第一桶金的發跡地

台5線,俗稱「北基公路」,全長28公里,從南港橋出台北市後,經汐止、八堵,以迄基隆。最初是沿著八德路一直往東行,而非當今走破忠孝東路一到七段。一九六○年代的忠孝東路(時稱「忠孝路」)往東只開到新生南路口,一過?公圳支渠後就被台北工專(今台北科技大學)給擋住,直到後來忠孝東路全線打通,台5線才改走此路段,也見證了台北東區的發展歷程。

台9線,全長476公里,從景美橋出台北市後,行經有名的「北宜公路」、「蘇花公路」、「花東縱谷公路」及「南迴公路」,是風貌最多樣的一條省道。它與台1線殊途同歸,在屏東縣楓港會合,是目前里程最長的省道,也是貫通台灣東部最重要的一條公路。

孩提時,父親有了第一輛「自家用」,他常開著它載我們走省道、趴趴走。如果問我,對六○年代的省道有何印象?倒可撩撥出一些有趣的記憶來。

話說舊台1線,從三重進入新莊後,盡是夾道林立的工廠,知名者如「勤益」那隻大綿羊、「萬金油」那頭猛老虎、「美琪」香皂、「金龍」牙刷、「鈴木」機車、「台富」餅乾、「三洋」洗衣機、五燈獎「田邊」、翹鬍子「仁丹」、養樂多、保力達等,它們不但創造了台灣經濟奇蹟,更是許多異鄉遊子賺得人生第一桶金的發跡地。

「閃燈」的人情味

昔時,南來北往路途遙遠,台北到台中,至少得開四個多小時,這也使得台1線出現不少「公路飯店」;印象較深者,如苗栗造橋的龍昇湖附近就有兩、三家。可別小看這些荒郊野店,那可是許多司機老爺們中途打尖的補給站,特別是卡車運將,經常半夜上路,能到24小時不打烊的「飯店」吃宵夜,是他們的最愛。

過去,還沒有自動測速照相機,警察都是躲在路樹旁,以手動儀器抓超速,於是乎,駕駛們也會很有默契地,彼此閃大燈通風報信,提醒來車:「前方有條子,要小心囉!」被提醒的一方也會按個喇叭回謝。開車「閃燈」,在那個年代,不是挑釁,反而是一種人情味的表現。

早期道路標誌也不甚完備,進城容易出城難,一開進市區,路標常會憑空消失。有一回父親開車走台1線,進入中南部的城鎮市街仔後,彷彿闖入迷宮,怎麼繞也繞不出來;後來學聰明了,只稍沿著各地的「中山路」或「中正路」開,八成會脫困。隨著市區外環道的闢建,台1線也陸續改走外環,現在循著路標開車,已很少迷路了。

台5線的藍色憂鬱

六○年代,台1線已全線鋪設柏油,但彼時的台3線及台9線卻仍有不少路段是碎石路面。有一次全家走台9線,由新店經坪林,峰迴路轉,好不容易來到了公路最高點「石牌」,原本的柏油路瞬間竟變成碎石路,就這樣,一路九彎十八拐,拐到金面山下;「一國兩制」,害我和妹妹都成了小白兔(吐)。事後研判,「石牌」因地處台北與宜蘭縣界,公路養護分屬不同單位,哪個縣市比較窮,看路面就可見真章了。不過,隨著年歲增長,愈發體認生態環境的可貴,也不時讓我懷念起那段顛簸的碎石路面。

至於台5線,最教人稱奇的,是那詭譎的天空,特別是東北季風吹起時,從台北出發,還好端端的,一過汐止昊天嶺,老天立即變臉;沒錯,這意味著基隆快到了。或許是多雨吧!這條路總是坑坑洞洞,日後到基隆,我們不是改走麥克阿瑟公路,就是搭火車。這條通往雨港的台5線,總是飽含著一股藍色憂鬱。

我駐足在這面大型路牌前許久,綺想的思緒,從「0」里程這個數字開始發酵,它將我的想像帶往無遠弗屆的遠方。倘若沿著這幾條省道往前行,走台1線遠征南國之境,走台1甲體驗舊省道的滄海桑田,走台3線踏查「漢番交界線」,走台5線欣賞大船入港,走台9線漫遊後山風情;條條都有美麗的台灣印記,條條也都有難忘的旅行回憶。

路,承載往事,也引領未來,有寬敞,有狹仄;如果人生公路可以歸零重來,站在「原點」,您會選擇走哪一條呢?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寶島演藝廳-公路原點-省道情-215006512.html


23CC4D30042B66C7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如何購買

jzdp1rf75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